孫壹文SUN

© 孫壹文SU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引导我们的是光明还是河流,又要把我们引向何处

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啃饼都能啃出教父的范。

不对不对,我不能这么说,我应该说:“那是一个阳光明媚而且炎热的下午,我带着我的D810和24-70,在斯里兰卡的乡间小道里走着,搜索着动人的决定性瞬间,出了很多汗,很累,摄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要专注和耐心!突然!我发现在一个不起眼的窝棚里,一个嶙峋的老人坐在那里,貌似正在咀嚼着什么,多年练就的摄影之眼指引我走了过去,一道斜斜的阳光洒在老人脸上,他恰好露出炯炯有神的目光,就在那一刻,我调整光圈,快门,感光度,并且采用对角线构图让画面更有张力,这就是决定性瞬间!”

去你妈逼的,我先去吐一会儿。

在国外晃了一个月,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,尼甘布。这是个海边小镇,大多数游客过夜之后就离开的地方。我无意去介绍什么地理,什么历史。只是我走在街头我能感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,这个小镇把他的这一面和另一面好不掩饰的表现出来:
到处的基督,到处的乌鸦
富有,贫穷
欢乐,悲伤

出来半个月了,发张出发时的片子,by奥林巴斯EM10,17mm 1.8。

这人间苦什么,怕不能遇见你

拍照的人假正经,看片的人最无情

今天有人跟我说:看你的朋友圈都不知道你是个摄影师。你们说我要是每一条朋友圈都在说我在哪哪哪,给啥啥啥拍啥啥啥?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在装逼?我又不是著名摄影师,我只是个照相的哎。你们会不会屏蔽我?关键是我很喜欢你们这群朋友哎,这样我会很伤心。我喜欢拍照,把这个事做好了就行了。佛曰:不可说啊。

把信仰推到一个高度,不如把它融入生活之中。

千万次的诵经。Nikon D810+nikkor 14-24+nisi ND1000

星空永恒不息,寻找星空的前赴后继

阴天多雨,送君至此,此去珍重

淡去。那么多想法,只能面对这现实。我就当这桥是高山,碧海晴天了,淡然处之。

昨天看了一个鸡血神片《战狼》,里面一句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!”看得我是鸡血沸腾,祖国真是强大了,什么日本,菲律宾,越南,老美都是必诛的!加之在改革小窗户吹了吹海风,整个人都飘飘然了,祖国河山壮美,社会主义好!修出的片子都是浓浓鸡血味!不禁感叹:好,支持,威武,有希望了!

作为一个苹果全系列使用者,怎么能不为苹果拍几张照片?所谓饮水思源,大概就是这么个心情吧。

给自己做个手机壁纸

木柄军刀2。再拍时已经不如新的锋芒,却更有了熟悉的气息。就像是真正的朋友,接下了彼此的锋芒,之后就如同木柄上的包浆,愈久愈是默契。

尕多觉悟。身为四大神山之一,名气却是最小的,也是海拔最低的。懂他的自然懂,不必争论什么。

等我老了的时候,我就买下这片草场,夕阳西下时,备上好酒好茶,约上三五好友,一边聊天,一边看羊群牧归,看中哪一只就叫羊倌儿宰了,做烤羊腿,手扒肉

摇下车窗,闭上眼睛,就是想要风景。

心里总有这样的风景,绝不可以近观。你只能在寂静无人的深夜里,透过雾霭,偷偷的仰望一眼。默默的尊敬它一辈子。

如果说风景是我心中的映射,那么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里,还是有点积极的,原来我想要的风景,还有这一种。

洗礼。暴雨洗礼着沙漠,自然洗礼着生命。

这次去青海,印象最深刻的,还是与你独处的那个下午。我想我会和你成为朋友的,桑巴成林尼玛。

这样一条无法泅渡的河流切断大地,留下无法填平的峡谷。

一望无际的贝壳在青藏高原上,千万年前的地质巨变,人类用一句沧海桑田带过,无数的水生生物却付出了窒息而死的代价。

这些玉树地震后废弃的房屋,虽然已经破败,但是从精美窗户上看依旧能够看到曾经的美好,远远胜过政府统一修建的房子。而这些取自自然的石头,泥土,让它们静静的回归自然,或许是最好的归宿。

东边不亮西边也不亮,晒尽残阳我晒无知。望山望水我望清晨,看完黄花我梦黄粱

与其在景区里被人骑着照相,不如在一个被人遗弃的地方找个安宁

做春梦的蜗牛。调戏蜗牛,调戏色彩,调戏自己

《去哪儿》翻到了几年前的照片,想起和姚基在象山吃虾的日子,拍照的日子,掉进泥里的日子。时间都去哪了,曾经的二逼都去哪了,那时的心情都去哪了


从未想过这种小花会想像爬山虎一样,真是倔强呢

我走进曾经拥有无数的辉煌,如今已然暗淡的鞍钢,看到光线打亮了空气中的铁屑,仿佛是在等待再一次的荣光

一只有些倦了的蜗牛,小睡了一会儿

这就是个拈花惹草的季节,不去找姑娘,再不拍点花花草草实在是可惜了

一时,这是最近总在想的一个词,夺目的晚霞是一时的,树的枯萎是一时的,冬天也是一时的。一时悲喜,一时荣辱,终都归于平淡,平淡之中,才是真我,平淡之外是幻象,幻象确实很美

拍了很多树,每次拍树都会想起你,你的胸怀在蓝天,深情藏沃土

雪,风和阳光,自然的每一个细微的部分都让人惊喜。

踩在没脚的雪地上,看着白毛风。一瞬间让我感觉回到了小时候,那时候东北家门口就能看见这样的美景,现在却要跋涉千里才能看到地上的云。

曾经成吉思汗征服亚欧大陆出征的地方,如今也只剩下几间破旧的木屋,唯有天上的繁星璀璨亿万年,还将继续璀璨下去

无云,多么的清爽。

一时的雪,一时的霞,风景总是一时的,感受确实永恒的。

从我在飞机看见那一大片人造的云,我就发现,我一直看得见它,城市里,公路上,雪原里,哪怕我看不见它了,依然在我的心里。

这实在让人惊喜的一刻,本以为日落已经过去,相机都要收了,结果一片红云突然出现在远远山坳中。一丝红云见天边。

面对这美景,没有多少心思拍照,人生难得有这样的时候,觉得眼前的一切都绚烂温暖,被恩赐了一般。

江南的淡雅,总在不经意见打动我,走过一条养羊肠小路,这片风景在静静等着我。

拍了很多树,每次拍树都会想起你,你的胸怀在蓝天,深情藏沃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