孫壹文SUN

© 孫壹文SUN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几天前,小Joy来到了这个地方,对他来说,这是一段新的旅程一段新的故事,但是过了3天,小Joy还是静静的待在这里,看着周围的兄弟姐妹都被接走了,小Joy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。

  新的一天,小Joy还是呆在货架上,和他的兄弟姐妹一样,静静的等着。每一个工作人员经过时,他都会满心欢喜的准备着。突然,一双手抱起了小Joy,把他放到了推车里。他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工作在等着他,但是他知道他的旅程开始了。

  过了没多久,他就和一车的同伴们一起被分派到每一个包装口,在包装人员细心的照料下,小Joy身边多了很多的气囊,以保证他在旅途中的舒适,让他完美的到达主人的手上。包装完毕,小Joy被送上的了传送带,之后的旅程就要告别这个大家庭了,小A虽然有些不舍,但是服务于大家的决心依然没有丝毫动摇。

  从仓储到包装,从包装到运输,从运输到分派给每个快递员的手上,再由快递员亲手将他递给他未来的主人,小Joy的这段旅程也算是结束了。小Joy也终于在第一时间及时的被送到了客户的手上,也就是这样,小Joy完成了他的旅途,开始了他的新的使命。


成吉思汗的后裔,高傲,豪爽如同雪山下翱翔的雄鹰一般。这是我没来禾木之前对图瓦人的印象。我在这个无数摄影大师拍摄的禾木村里搜寻着我的印象,发现除了墙上的画像,一切都是反的,有的图瓦人离开了,有的把房子卖给了汉族回头再给汉人打工,有的被民族团结了,喇嘛都市井了,他们的牛都在雪山下吃垃圾,甚至连鹰都在垃圾堆里跟乌鸦和睦相处。

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人啃饼都能啃出教父的范。

不对不对,我不能这么说,我应该说:“那是一个阳光明媚而且炎热的下午,我带着我的D810和24-70,在斯里兰卡的乡间小道里走着,搜索着动人的决定性瞬间,出了很多汗,很累,摄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,要专注和耐心!突然!我发现在一个不起眼的窝棚里,一个嶙峋的老人坐在那里,貌似正在咀嚼着什么,多年练就的摄影之眼指引我走了过去,一道斜斜的阳光洒在老人脸上,他恰好露出炯炯有神的目光,就在那一刻,我调整光圈,快门,感光度,并且采用对角线构图让画面更有张力,这就是决定性瞬间!”

去你妈逼的,我先去吐一会儿。

在国外晃了一个月,最让我喜欢的地方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,尼甘布。这是个海边小镇,大多数游客过夜之后就离开的地方。我无意去介绍什么地理,什么历史。只是我走在街头我能感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,这个小镇把他的这一面和另一面好不掩饰的表现出来:
到处的基督,到处的乌鸦
富有,贫穷
欢乐,悲伤

这人间苦什么,怕不能遇见你

拍照的人假正经,看片的人最无情

今天有人跟我说:看你的朋友圈都不知道你是个摄影师。你们说我要是每一条朋友圈都在说我在哪哪哪,给啥啥啥拍啥啥啥?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在装逼?我又不是著名摄影师,我只是个照相的哎。你们会不会屏蔽我?关键是我很喜欢你们这群朋友哎,这样我会很伤心。我喜欢拍照,把这个事做好了就行了。佛曰:不可说啊。

东边不亮西边也不亮,晒尽残阳我晒无知。望山望水我望清晨,看完黄花我梦黄粱

去了趟摄影圣地宏村塔川,看到了很多老物件,忽然理解了奶奶后院舍不得扔掉的破旧家居,爷爷一直抽的卷烟,还有其它溶入了记忆的物件。它们都仿佛都有了灵性,承载那一段段回忆,让我们看见它时,就又想起了那一段段被遗忘的时光。 

去了趟摄影圣地宏村塔川,看到了很多老物件,忽然理解了奶奶后院舍不得扔掉的破旧家居,爷爷一直抽的卷烟,还有其它溶入了记忆的物件。

去了趟摄影圣地宏村塔川,看到了很多老物件,忽然理解了奶奶后院舍不得扔掉的破旧家居,爷爷一直抽的卷烟,还有其它溶入了记忆的物件。

去了趟摄影圣地宏村塔川,看到了很多老物件,忽然理解了奶奶后院舍不得扔掉的破旧家居,爷爷一直抽的卷烟,还有其它溶入了记忆的物件。

去了趟摄影圣地宏村塔川,看到了很多老物件,忽然理解了奶奶后院舍不得扔掉的破旧家居,爷爷一直抽的卷烟,还有其它溶入了记忆的老物件。

"若以色见我, 以音声求我,是人行邪道, 不能见如来。"

“无人相,无我相,无众生相,无寿者相。”何时何地,此时此地。

"凡所有相, 皆是虚妄。 若见诸相非相, 即见如来。"有人说,看佛其实在看己。

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当作如是观。” 等那天真的看懂这句话,就找个地方拾柴锄草,牧马放羊。

《转个不停的拉卜楞寺》至今都无法忘记在拉卜楞寺的时光,连没有日出的清晨都充满了意义。而今再去看这组片子时我却体会到了更多的东西,我们应该如何生活?旅行是闪光,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,寻找信仰,也许是值得一辈子去找寻的。

一个人的恋人在眼前,另一个人的恋人在手机里。

南京的家算是弄的差不多了,看着硬盘里堆积如山的照片,真是比收拾屋子还难受。慢慢整理吧,怎么说也要对得起自己在北平半年多的时光,做事情要有始有终,留个尾巴实在是蛋疼。大屯路的修鞋匠人。

好男儿胸怀像大海。有人说你身上有牛虻,有人说你起个马带个帽子装逼;有人说我这张照片色阶断了,有人说我只会ps。这些都能忍,无所谓。因为这些都不重要,所以我们都是胸怀像大海的好男儿。一旦触及到心中重要的东西,谁他妈的做个好男儿给我看看?!

记得以前政治课上有个关于两个和尚争论是看见花开花才开,还是不论看没看见花都是开的的故事。现在想想真是好笑,佛语有云:一念心清净,处处莲花开。花开与不开,完全是心里的事。

“如此渴望 每一天的祈祷

能够迎来 生命中的觉醒

直到如今 每当轻声念你

才发觉一直以来

我被你的爱拯救”


当你冲破所有得阻碍,心中没有任何得疑虑,就绽放出阳光般得笑容。

两杆小烟枪,我看好你们!

你说人为什么总看向阳光,即便垂垂老矣

所谓宽窄,源于心境。悠然不争,处处都是宽巷子;争名逐利,处处都是窄巷子。

去啊!阳光就在那,你还楞在黑暗里做什么!

大家好像忘了,我们的旅程是从成都开始的,那我来补上一些,此刻的悠然,打动了我。对我来说,这个节奏,要比北京舒服的多。

我仿佛看见她曾有的芳华,拥有的故事,坚持的信仰,我不知道她为了坚持而舍弃了什么,但此刻她手扶经桶,走向阳光的背影,宛若她年轻时的容颜。

我问过他,每天这样的生活,会不会无聊?他笑笑说:不会。

有人告诉我:“宗教不是一种索取,而是一种如何处事的准则”

时代变迁,信仰是否依旧?

我们总是在找寻,总是在守望,我们自己为我们是对的。其实,我们所找寻的,所守望的的东西就在我们身后,而我们却不肯回头看。

如此清澈的眼神,好像天空般晴朗,穿过我的心。

摄影与绘画的一个重要的区别,就是摄影可以偶然。我在这被拍的滥俗八塔面前拍了一下午,希望能拍点不同的东西出来,结果是失望的,但是在我即将离去的时候,很偶然的一个藏族小伙子请我为他一家拍一张照片,我拍完之后,顺势要求为她妈妈拍一张,老妈妈很害羞,很偶然的我捕捉到了一张,很偶然的,云很好。但我依然感谢我的等待,如果没有等待,我怎么会偶然的遇上他们。

塔尔寺,辩经佛事。这中有多少深奥的道理我是不懂,但我能看懂小喇嘛的笑容,心灵的愉悦是我一生的追求。

这算是我在北京拍的第一张照片,当时我一个人默默的查询地铁路线,四处的张望,地铁每走一寸都在张望着。

坐在酒吧却与虚拟的世界交流,矛盾却是有原因的

如何让自己照片有德味?答案是:去拍白种人。很多事都是这样,譬如:如何拍好人像?找个美女;如何让自己的照片吸引人,带着1dx去灾区;如何做一个器材党不被喷,请上蜂鸟网。